旅游

秋雨朦胧

2019-06-13 18:5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秋雨朦胧

国庆节前一天,参谋长指示我去一趟训练基地,一是代表团首长慰问一下野外训练的侦察分队官兵们,二是陪同团电影组的同志给那里的人放映电影。参谋长让我直接去火车站,说电影组的同志在那里等我。

我到这个部队时间不长,听说过训练基地,就是没有去过,这次去至少会过过打枪的瘾,还可以跟着看电影,我高兴得不行,一连向参谋长说了三遍:“是,保证完成任务!”

候车室里只有一个女兵坐在那里,没有第二个穿军装的,我想我来早了,便去报摊买了一本杂志,然后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杂志里的故事很快吸引了我,是写黑龙江的鱼民怎样捕捞大马哈鱼的,我爱吃鱼,故事看得我几乎流出了口水。

“您是王参谋吗?”

我觉得有人在和我说话,抬头看时是那个女兵。

“您是王参谋吗?”

“是问我吗?”我的脑海里还在想马哈鱼的事,当确信真的是她在问我话时,我忙站了起来,我说:“是的是的,您是?”

“您好王参谋!”她向我敬完礼后把手伸了过来,自我介绍说她叫马芳,是团电影组的放映员。

我这才发现她身后是一个装放映机的绿色木箱,挨着箱子的是一个绿色帆布兜子,不用说,兜里装的是胶片。看完这些,我的眼睛又开始四处寻找。

马芳轻轻笑了下说:“您不用找了,就我自己。”

火车向白城方向驶去,天空在下着秋雨,车窗外,松嫩平原一片白茫茫。

陌生的男女之间是有隔阂的,尤其我们俩都属于未婚青年,隔阂中多半是羞涩。我和马芳礼节性的说了几句话后,尽管我还想没话找话说点什么,一时无从说起,便想起了那本杂志,想起了马哈鱼的故事。这样,我又看起了书,至于坐在对面的马芳在干什么,我没敢再看一眼。头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女兵,我还真有点不自在呢!

马哈鱼的故事写得太好了,不仅写出了鱼的生活习性,还写出了鱼是如何的味美,各种烹调技法,我开始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水。

“什么小说那么好看,给我讲讲吧!”

马芳的话问得突然,我没注意,口水流出了嘴角。我把杂志递给她,装模做样拿手绢擦鼻子,偷眼看她时,她正瞅我笑呢。

“有点感冒了,嘿嘿!”我掩饰着说。

马芳没有接话,开始看书。

外面的雨依然下着,火车“咣噔咣噔”地在雨中前行。我从列车员推的售货车上买来两瓶汽水,启开后递给了马芳。

马芳客气了一下,然后放下了书,我们就这样开始聊了起来。

“您到我们团时间不长吧?”她喝了口水后问我。

我如实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且告诉她去训练基地还是头一次。她点点头,看我的目光是认真的,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下文。

我这才注意她的长相,无沿帽下的黑发短短的,比我长不了多少;一双眼睛不大,但很亮;鸭蛋脸形,皮肤较白,鼻子两侧有些许明显的雀斑;说话时嘴的左边露出颗小虎牙;穿了身旧军装……这一切我几乎是在瞬间完成的,然后我故意岔开话题问她。

“你参军几年啦?”我把“您”换成了“你”,在问话时也故意挺了挺身子:“去过几回基地呀,常去吗?”没等她回话我又说:“电影组怎么能派你一个人来呢?一个女同志,够受的。”

她又笑了,嘴角配上那颗小虎牙显得很天真可爱。

“我说话您别生气呀!”她做了个鬼脸接着说,她的口音明显带有锦州味,说话尾音往上挑:“论军龄我可是您的老兵呢!您虽然比我大三岁,可我十四岁就参军了,您那时还是个高中生呢!嘻嘻……”

她的话我是相信的,我也敢肯定她的父母一定是个大官,在部队至少得是团以上干部,七十年代中下期,能穿上军装的女孩几乎全是干部甚至是高级干部子女。

听完她的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你怎么干这个工作呢?”我认为她应该去师医院、团卫生队、至少应该在营卫生所当个护士或者卫生员什么的才对,放映电影对男同志来说是个好活,女同志可就辛苦点了,不说别的,拿放映机一项就够她受的。刚才上火车时放映机就是我拿的,连同箱子至少得有五十多斤。

“我当兵八年,当放映员七年了,也许将来转业去地方还得放映电影呢……”

她原来是个自愿兵,我问她为什么不考军校回来当干部,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呆了好一会她才说,她初中都没读完就参军了,肚里那点墨水怎么能考上军校呢!

我想说就凭你的父母你上军校还用考吗?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有些尴尬。

她似乎读懂了我的心事,笑嘻嘻地换了个话题,问我道:“你一定喜欢吃鱼吧,训练基地就在嫩江岸边,那里有得是鱼,什么鲤鱼、鲇鱼、黑鱼,太多啦……”

她一口气说了不下十多种鱼。看我呆呆的样子,她又神秘地问我:“你知道捕的鱼得用牛车装吗?你知道的鱼多少斤吗?你知道吃鱼能吃恶心吗……”

她说她每年至少得去训练基地六次,就是平均每两个月一次。训练基地太偏远了,那里看不见老百姓,官兵们除了她和电影几乎看不见女人,她和电影是基地官兵的。接着她给我讲基地和关于鱼的故事,嫩江的鱼如何多。

其实,早在参谋学院的时候我就知道嫩江了,关于那里的物产教材里也说的很详尽。特别是我一个同学家就是嫩江边的,他不止一次和我们说,每年春天开冰或夏末秋初水消时,嫩江沿岸由于人烟稀少,生态近乎原始状态,那时候的鱼特别多,多得几乎用棒子就能打着鱼。不过,没有亲眼见到我总是不信,“棒打兔子瓢舀鱼,野鸡落进饭锅里”,我认为那是东北历史久远的事,现在还会存在吗?现在马芳又这么说,我有些半信半疑了。

她说,今年五月份来这里放映电影,那季节正是副食品青黄不接的时候,基地组织人员打鱼她跟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打上来几百斤鱼呀……

我情不自禁地看看车窗外,试图在窗外能找到嫩江,窗外的雨仍然下个不停,雨水将车窗玻璃浇得一塌糊涂,任凭里面怎么擦也看不出去。

“您可别光想着嫩江的鱼怎样好吃,这里的蚊子也够你受的,我次来这里放映电影时让蚊子叮苦了!”

“这里蚊子多?”我的话问得傻乎乎的,这里沼泽地多,基地又靠近江边,蚊子能不多嘛!

她平静地对我说:“也不要紧,多抹些清凉油吧,和常年在这里的战友们比,即使让蚊子叮了,一年也就这么几回嘛……”

马芳说话是轻松的,言语间透露着开心与自豪。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马芳有没有男朋友?她现在也该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我正琢磨该不该提这个问题呢,这时,车箱里的广播响了,我们到站了。

中吉普用牛车般的速度把我们接回了基地。也许看出了我的不满,开车的战士再三和我解释说路不好走,不能把马放映员和机器颠坏了。他的话明显有薄有厚,说白了,颠坏我没有关系,看来马芳是非常受他们欢迎的。我根本就没想坐副驾驶的位置,开车的战士却几乎把马芳抱上了那个位置。他对马芳的态度如果暧昧些我能理解,热情劲简直就象亲妈来了,我连吃醋的机会都没有。

那晚基地招待我们的晚餐是丰盛的,十个菜八样鱼,可我没吃出香味,不是基地的领导对马芳热情冷落了我,也不是鱼没有做好,我的心思一直放在马芳身上:这个女兵很不简单呢!你看,马芳一会给这个夹菜,一会给那个倒酒,在酒桌间穿行着,象一只快乐的小燕子,我注意到,所有人眼睛都一直在盯着她,所有的目光都跳动着欢乐。

第二天,我和马芳登上了返程的火车,雨仍然在下着,天气也比昨天冷了许多。上火车时我拉了马芳一把,她的手是那样的凉,现在,她坐在我的对面,我看见她冷得已经发抖了。

我脱下上衣给她披上,这个想法是我想了半天才决定的,并且,我还想象了如果她拒绝我该怎么办,如果那样,我要以首长的身份命令她;如果她没有拒绝我该说什么,我没有想,我生硬地把衣服给了她。

但是,她没有拒绝,很感激地冲我点点头,将我的上衣严严捂在身上,然后闭上疲惫的眼睛。

我无语,心中涌上来一股热流,扭头去看车窗,窗外秋雨滂沱,一片朦胧……

预防护理
痒疹
白癜风检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