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挑风担雨追文梦

2019-04-20 13:1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冬平,笔名雪海无垠,邵阳县塘渡口镇人,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迄今已在《湖南》《邵阳》《佛山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多篇(首)诗歌、小说、散文。中篇小说《情天恨海》曾在《风流一代》杂志上连载。诗歌《爱的考验》获湘中文化艺术征文三等奖。散文《美哉·南澳》获爱我南澳征文三等奖。2016年获八届华鼎杯全国诗词大赛金奖。2013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太阳雨》。2016年在黄河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苦菜花》。

张冬平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1岁半时,他的父亲因意外事故身亡,坚强的母亲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母亲虽没上过学堂,但聪明灵巧的她,全靠自学,能认能写几百汉字。虽然家里相当贫困,她依然想方设法供孩子们上学。张冬平在坚强好学的母亲耳闻目睹下,幼小心灵里,就特别膜拜文字,从小就喜欢读各种书籍。没钱买铅笔和本子,他就用树枝在地上写,乃至用铁夹在灶堂柴灰上写。为了节省灯油钱,他常捧着书本就着灶火的光亮看书。他小时的古怪行径,遭到了同伴的不理解和嘲讽,“东郭先生”的绰号曾叫响邻近几个村。有年春节,母亲给了一元钱押岁,要姐姐带他去街上看戏,可他却趁姐姐不注意,偷偷跑到书店买了4本连环画。他坐在桂竹山山坡上,饿着肚子从凌晨一直读到傍晚,把姐姐和母亲急得不行。艰苦的岁月,穷苦的日子,书,成了他人生的精神支柱。

张冬平的故乡,是偏远贫困的小山村,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七八届高考落榜后,他回到了那个虽贫困但让人迷恋的故乡。他不颓废,不沉溺,仍然一如既往地边劳动,边学习。

每天大清早他就起床,掮着犁耙,或扛着锄头,去田间勤奋劳动,但忘不了带上他可爱的书和纸笔,常常利用劳动空隙,读书,写作。他这种对书痴迷的程度和古怪的行动,在知识匮乏相对封闭的穷村子,几近成了乡邻们的笑料和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东郭先生”的绰号又变成了“土包秀才”的笑话。但他对乡邻们善意的打诨都一笑了之,依然我行我素。张冬平不但喜欢看书,而且还穷尽微资收藏各种书藉,他家小小的书房里,几乎到处是书。

张冬平痴迷书的程度到了没法想象的程度,几十年如一日,不管人走到哪,书就随着到哪。衣兜里,行李箱总忘不了带着书,1有空闲,总是捧着书看,连坐车求医,也不放过那匆匆的点点时光,因此,也常招来异常的眼光和嘲讽。

自从加入文学社后,他受到了许多文人墨士共剪西窗氛围的感染与熏陶,陈望衡、杨伯己、陈惠芳、刘宝田、邓杰、李青松、张雪珊、张建安、马启代、萧星明等许多知名作家,更给他文学的梦想添上了翔飞的翅膀。对张冬平而言,生活处处是诗歌,他常把白天劳动的感受和见闻在晚间加工,斟酌成一篇篇通俗易懂的诗文。在春夏秋冬的朝阳晨露里,在风霜雨雪的自然环境中,在勤劳热忱的农民生活中,捕捉到大量的创作素材,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作。

后来,张冬平随潮南下打工。他不懂技术,又没文凭,游走在深圳这座繁华的城市,很是迷惘和困惑。泥工,石工,机修,高空检修,他样样都干过。一次,他在塑胶厂机房开机,为了厂里赶货,他一连上了四个日日夜夜,货是赶出来了,人却累倒在机旁。老板自此对他刮目相看。后知他酷爱文学,就把他调到后勤部,管理厂刊厂报,节假日文艺演出和一些厂内琐事。他就更加一心在文学海洋里遨翔。他拿起笔来,不但常向全国各地报刊杂志投稿,而且,还带领厂里员工,利用空闲时间读书看报,写诗著文,改变了原来工休时,打牌赌博、吵架闹事的坏风气,很得厂领导的好评!当年就升为后勤主管。一时在全部工业区,他成了打工的名星。

而今的张冬平,已是年过半百的小老头,三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事业小成。他的生活也安逸了,但他并没有闲下来,回乡后在县财政局管理物业。工作之余依然笔耕不辍,一路风雨,一路跋涉,十年如一日地苦苦坚守“缪斯”梦。静静的用书籍修补缺失,用文学弥补自己的精神世界。(罗翔国 夏启平 陈阳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