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KPCB兴衰史硅谷风投业的火炬传递

2019-03-05 09:11:42

导语: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今天刊文称,近年来,硅谷风险投资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而风投的火炬正在从上一代巨头传递至行业的新生力量。以往的变革者正成为被变革的对象,其中着名的一个案例就是KPCB的兴衰。

以下为文章全文:

星光黯淡

KPCB创立于1972年,并在随后20年逐渐成长为全球、权势、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90年代,在合伙人约翰多埃尔(John Doerr)的带领下,KPCB在互联发展早期就投资了多家成功的公司,例如景、AOL、亚马逊和谷歌。到20世纪末,KPCB已成为一块金字招牌:获得KPCB投资,这件事本身比获得多少资金更有意义,表明被投资企业有望成为行业的。

不过从21世纪初开始,KPCB的星光开始黯淡。在互联的又一轮发展中,Facebook、Twitter、Zynga、LinkedIn和Groupon等许多公司脱颖而出,但KPCB并未在早期参与对这些公司的投资。而另一些更具开创性、更加专注的投资者名气也超过了KPCB,例如马克安德森(Mark 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以及皮特希尔(Peter Thiel)执掌的Founders Fund、合广投资、Accel Partners和DST等。

在投资不利的同时,KPCB还遭遇了风投行业中很少见的问题:性骚扰丑闻。KPCB的女高级合伙人鲍康如就性别歧视对该公司提起了诉讼。

去年,为了参与对创业后期热门科技公司的投资,KPCB设立了一只数字增长基金。许多人认为,KPCB希望凭借这只基金投资那些此前错失的热门公司,追赶风投行业的同行。不过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只基金的设立表明KPCB不仅失去了优势地位,也违背了以往的估值纪律,因此这些投资很可能将会失败。

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在获得充足资金之后,KPCB很快投资了多家创业后期的公司,例如Facebook、Groupon、Zynga和Twitter。在这些投资中,KPCB并未直接从相关公司获得股份,而是从公司现有的投资者手中收购了股份。这些投资者以极高的估值脱手股份,获得了巨额收益。

KPCB合伙人约翰多埃尔(John Doerr)

投资巨亏

KPCB对Twitter的投资有可能获得回报,但预计将需要很长时间,而对Facebook、Groupon和Zynga的投资则完全是灾难。

KPCB以520亿美元的估值买入了Facebook股份,这一估值超过了许多机构投资者对Facebook的估值。在这笔投资中,Facebook此前的投资者出售了价值3800万美元的股份。2011年至2012年初,Facebook的估值大幅上升,因此KPCB获得了不错的投资浮盈。不过自5月份Facebook上市以来,该公司股价一路下跌,因此KPCB的投资已出现浮亏。

KPCB曾对发展早期的Zynga进行投资。2011年2月,KPCB追加了对Zynga的投资,以每股14美元的价格从Zynga内部人士手中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股份。KPCB早期对Zynga的投资每股价格为0.42美元,目前仍有着不错的收益。而Zynga当前股价为3美元。

与此同时,KPCB以45亿美元的估值对Groupon投资4500万美元,帮助早期投资者在该公司上市之前获利变现。这笔投资一度利润丰厚,2011年底Groupon上市时的市值为160亿美元。不过目前Groupon股价仅为4.75美元,远低于KPCB的投资价格每股7.90美元。

KPCB也未能在Groupon股价下跌前抛售至少一部分该公司股份。作为对比,硅谷风投的新旗手Andreessen Horowitz在6月份及时抛售了所持Groupon股份,并获得了一定的收益。

心态问题

投资创业后期的企业出现亏损与投资创业初期企业产生亏损是两回事。投资创业初期企业更具投机性,而创业后期的企业通常风险较小。不过低风险只能带来低回报,因此估值纪律在其中非常重要。与许多公开市场投资者类似,KPCB仅凭一腔热情就买入创业后期公司的股份,而实际上估值已过高。

在互联的新一轮发展中,KPCB曾经的显赫名气已逐渐减退。该公司的仍极具才华,并有过成功的履历。不过目前看来,他们更像是投机心态的运动员,在竞技场上面对年轻对手迟迟不愿退役。

多埃尔正致力于推动KPCB的复苏,他即将采取的举措值得关注。目前尚不清楚多埃尔是否会像同时代的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一样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手脚发热会发高烧吗
治疗小儿便秘
婴儿睡觉出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